菜单导航

这样三个原因 让我看空理想汽车

作者: 东莞新闻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8月01日 21:34:32

  今天的市场显得有些过于兴奋了。

  文/吴鹏飞

  发行第一天,理想汽车的股价最高点就来来到了17.5美元,截止当日美股收盘,最终股价定格在16.46美元,涨幅达43.13%。

这样三个原因 让我看空理想汽车

  上市首日即获得这样高位的股价值得庆祝的同时,不免引人思考:其中的泡沫有多少?市场显得有些过于兴奋了。理想的这份热度能够维持多久?

  投资人火线力挺疯狂唱高,而销量却越走越低

  招股书显示,理想汽车的股东同意购买 3.8 亿美元的 A 类普通股。美团认购3亿美元,字节跳动认购了3000万美元,王兴购了3000万美元,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 Kevin Sunny Holding Limited 认购了 2000 万美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高瓴资本也杀了出来,拟认购其中3亿美元。

  熟悉造车圈的人对高瓴资本并不陌生,它曾是蔚来汽车第三大股东,在蔚来 IPO 时,它曾持股 7.5%。

  在持续减持蔚来股票之后,2020 年年初,高瓴资本彻底清仓手中蔚来的股份。事后某位蔚来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:“高瓴这次最少得赚10亿元。”

  但高瓴资本的张磊恐怕高兴不起来,在他清仓之后,蔚来的股票迎来暴涨,达到历史高位。

 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,对于蔚来的前景,高瓴资本看走了眼。

  同时也不难看出张磊作为职业投资人“投机”的一面,对于他来说,套现走人见好就收比“蓝天白云”的美好愿景现实得多。

  放眼看今天王兴一众投资者和各大投行在 IPO 前不遗余力地造势唱高理想汽车,其原因不难理解,投资永远是看回报的,不哄抬理想股价,他们怎么赚钱?泡沫越多,捞得自然也就越多。

这样三个原因 让我看空理想汽车

  对于造车这门投资生意来说,前期投资大,后期回报慢,这一定程度上也是蔚来、理想急于 IPO的原因。一方面,开放融资渠道;另一方面,给投资人一个交代,方便套现离场。

  李想是个聪明人,与投资者的疯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其内部对于 IPO 的宣传保持克制。李想的原话是这样的:“公司发展进程才跑了 1%,没啥值得庆祝的。低调完成 IPO 之后,大家继续干活。”

这样三个原因 让我看空理想汽车

  他肯定犯愁,前期订单被消化完了,接下来的销量怎么办?

  2019 年 12 月,理想 ONE 正式开启交付,直至 2020 年 6 月,理想共交付了 1.04 万台车,成绩非常不错。

  但如果你仔细研究理想 ONE 各月的交付量你会注意到,前五个月都在上升(2 月春节+疫情除外),在今年 4 月份交付达到顶峰之后,接下来的两个月是走下坡路的,这个走线是很奇怪的。

  (2019 年 12 月 1029 辆;1 月 1180 辆;2 月 269 辆;3 月 1475 辆;4 月 2793 辆;5 月 2148 辆;6 月 1834 辆)

这样三个原因 让我看空理想汽车

  对于初创公司,在产能爬坡阶段,没有客观因素影响,出现交付量量下滑大概率说明一个问题:订单跟不上了。

  在前期订单消化掉之后,新订单没有及时进来,交付量自然要下落。

  眼看着七月底,理想 ONE 最新的销量数据即将出炉,如果在接下来几个月持续下降,理想又没有新东西提振士气,资本市场对于理想的信心势必会减弱。

  产品单一,两年后的新品解不了“近渴”

  在理想 ONE 之前,李想曾押宝微型电动车失利,SEV 项目被迫流产。外界视为李想赌错了政策,一场赌局失败,李想又踏进了另一场赌局:增程式。

  好在这次政策没有让李想失望,新能源目录上,增程被划归“插混”这一品类,补贴照拿、绿牌照上。

这样三个原因 让我看空理想汽车

  事实上,增程式这一路线早有传统车厂进行过尝试,最后又被弃之不用。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宝马 i3,偌大的宝马品牌也没能把增程玩转,在 2018 款 i3 之后,增程车型便遭雪藏,目前的 i3 也只提供纯电版本了。

  在去年试驾完理想 ONE 之后,我的第一感觉是李想确实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产品经理,理想 ONE 在细节上的琢磨显然是下了很深功夫的,非常讨好消费者。

热门标签